闊別20年,一家三口終於團聚
解救民警送徐元珍回家

闊別20年,一家三口終於團聚解救民警送徐元珍回家母女相擁,淚濕衣襟
  □本報記者關前裕 通訊員魏世銀 汪瑩
  “小女兒要回來了!小女兒要回來了!”本月12日,房縣大木廠鎮五穀廟村三組,村民們奔走相告。這個好消息似乎也感動了上天,持續數日的陰雨停歇,太陽重新綻開笑臉。
  村民們口中的“小女兒”,名叫徐元珍,20年前,16歲的她突然失蹤。她的父母找遍附近的家家戶戶、溝溝坎坎,直到深夜,大山深處還迴蕩著他們呼喚“小女兒”的哭喊聲。
  原來,徐元珍被人誘拐到了河南省淅川縣。幾天前,房縣警方接到一個神秘電話,根據線索迅速行動,成功將她解救回家。
  派出所長接到神秘電話
  10日上午,房縣大木派出所所長代安勇接到一名陌生男子從河南打來的電話,稱河南省淅川縣滔河鄉有一名30多歲的婦女,是很多年前被人從大木廠鎮誘拐去的,當地人叫她“香珍”。代安勇正想詢問詳情,對方掛斷電話。
  大木廠鎮先後有3名女性失蹤。代安勇與當地村幹部聯繫,發現其中2人已與家人取得聯繫,唯有失蹤近20年的徐元珍沒有音訊。戶籍資料顯示,她失蹤時16歲,現年36歲,與神秘電話中的信息吻合。
  代安勇十分興奮,當天便聯繫淅川縣滔河派出所,獲悉“香珍”是該鄉東鬧峪村村民阮群山的媳婦,到阮家已經20年,派出所沒有她的戶籍信息,也不知道她是哪裡人。
  當晚,代安勇當面向房縣公安局局長柯正洪彙報了相關情況。11日清晨,由代安勇和刑警明廷應等3名民警組成的解救小組奔赴河南淅川,解救徐元珍。
  房縣民警連夜火速救人
  11日下午5時許,在當地派出所的配合下,房縣解救小組一行來到“香珍”家裡。
  “你是不是叫徐元珍?”趁著旁邊無人,解救民警問。
  “香珍”瞪大了眼睛,半天沒有反應。多年來,當地村民一直叫她“香珍”,她也從開始時的反感,漸漸變得麻木和習慣,“徐元珍”這個名字對她而言,仿佛久遠的記憶。
  “我們是房縣公安局的民警,你願意跟我們回家嗎?”解救民警掏出警官證。“香珍”看了看,猶豫地點了點頭。
  民警將她帶回滔河派出所,經仔細詢問,確認她正是徐元珍,再次問她願不願意回家。
  “我可想家了,想我的父母,做夢都想回家……”此時的徐元珍,眼淚像洪水奔涌而出。回家,是她做了近20年的夢,如今,夢想變得如此真實。
  為防止當地村民阻撓,當晚,房縣解救小組連夜驅車100餘公里,趕到河南省內鄉縣住宿。
  妙齡少女懵懂被拐他鄉
  徐元珍清楚記得自己當年被拐的情形:1995年農曆三月十五清晨,她因與哥哥賭氣,站在離家不遠的路邊想心思。此時,鄰居家的新媳婦、一名叫王琴的女子,約她到集鎮買東西。她跟著王琴到了集鎮,卻被拉上一輛路過的班車,稀里糊塗地到了河南省淅川縣。那是她第一次出遠門,也是令她不堪迴首的經歷。
  到淅川的當晚,年僅16歲的她被迫“嫁”給年近40歲的阮某。陌生的環境,加上年幼、害怕,她只能聽任阮某的擺佈。
  幾個月後,房縣公安局打拐專班來到淅川縣滔河鄉東鬧峪村。阮某聞訊,帶著徐元珍逃到新疆,打工並躲藏9年,直到2004年才一同返回。
  被誘拐後,回家一直是徐元珍心中最強烈的願望。她多次試探著向阮某提出,想回家看看父母,阮某都以“等有錢了再說”為由搪塞。但每一次,她都能明顯感覺到阮某對她看管得更緊了。
  在阮家,徐元珍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地辛勤勞作,吃著最簡單的飯菜,穿著最粗陋的衣服,本指望有錢了就能回家。但近20年來,家裡收了多少糧食、賣了多少錢、存了多少款,阮某從不讓她知道。她每次要錢,得先說明用途,一次最多不超過100元。
  “我也想過逃走,但沒有身份證,又沒有錢,也認不得幾個字,出去以後兩眼一摸黑,往哪裡逃呢?”徐元珍對解救民警說。
  久別團圓 親人淚流成河
  現年77歲的徐長友和64歲的老伴劉運蓮,都有聽力和智力方面的殘疾。12日下午,記者來到他們的家中。此時,房縣解救小組民警正帶著徐元珍,行駛在返回的途中。
  “那天早晨我在做飯,他在地里做活,吃飯時沒找見小女兒。我天天哭,天天哭……”劉運蓮望著大山,回憶著。
  徐元珍的姐姐說,妹妹很漂亮,活潑可愛,但由於家裡窮,只上到小學二年級就輟學了。她失蹤後,家人、鄰居和當地警方多方尋找,卻一直沒有結果。
  12日清晨,房縣解救小組從河南內鄉縣啟程前,代安勇看到徐元珍的衣服和鞋子又臟又破,花了300多元錢給她買了一套衣服和鞋襪。徐元珍說,這是她20年來穿過的最漂亮的衣服和鞋子。
  下午6時許,在民警的護送下,徐元珍回到闊別20年的家。
  鄉鄰們都聚集過來。近鄉情怯,徐元珍走到親人和鄉親們中間,微微低著頭,臉上掛著淚。艱辛的生活在她的臉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36歲的她,看起來像是年過五旬。
  “你咋變成這樣了?我都認不出來。”大姐拉著她的手,又高興又難受。
  劉運蓮仔細瞅了瞅徐元珍,一把將她攏進懷裡,抬起胳膊,用衣袖給她擦去眼淚,“莫哭啊,回家了,就不走了……”
  徐元珍依偎在母親胸前,痛哭失聲。
  聽說徐元珍回家,村主任送來200元錢表示慰問。他還表示,會向鎮政府和民政部門反映,安排好徐元珍的生活。
  “讓她在家好好休息幾天,我們再幫她辦身份證。申請民政救濟、辦養老和醫療保險,沒有身份證可不行。”臨走時,代安勇對徐元珍的姐姐說。
(原標題:圖文:被拐20年 房縣女子終於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yr96yrrk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